昔日的互联网黄埔军校,如今市值不如一栋楼,搜狐为什么掉队了?
2019-08-17 10:37:02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
作者:木易

来源:互联网头条

久违的门户大佬再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当中,不是因为新品发布,而是因为股价暴跌。

市值不如一栋楼!这真的是搜狐?

夏秋之交,多的是诡异的事情。

比如在8月5日,搜狐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,其Q2总营收为4。75亿美元,比Q1增长了10%,但归于搜狐集团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5000万美元,去年同期亏损4900万美元。

此消息一出,搜狐股价马上应声下跌27%,报8.94美元,市值不足4亿美元,创造了16年以来新低,直接回到了2003年的水平。对此,张朝阳马上回应表示------昨天撞枪口上了,投资人反应过激,股价会回来。

不可否认,搜狐股价在后续继续下跌之后,的确有一定程度的回升。但无论如何,依旧很难突破4亿美元的大关。截至美东时间8月8日收盘,搜狐市值仅为3。96亿美元。而此前有业内人士估算,搜狐目前的办公大楼之一搜狐网络大厦的市场价格在5亿美元。

换言之,曾经叱咤风云的门户大佬,如今市值还不如自家的一栋大楼。要知道,在巅峰时期,搜狐的市值一度超过了40亿美元。弹指一挥间,十位数上的“0”直接就不见了。岁月果然是把杀猪刀,不仅能让青葱少年变成中年大叔,还会让企业直接瘦身。

其实,早在2013年开始,搜狐就已经陷入了亏损的境地。浮浮沉沉到至今,一直都没有登上盈利的彼岸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曾经同为“四大门户”的其它三家门户网站依旧一路高歌,唯有搜狐越发黯淡。

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海水,为什么偏偏就是搜狐掉队了呢?

进击和放缓,都是搜狐

初中课本里王安石的一篇《伤仲永》,直接道出了后天学习的重要性,否则便会“泯然众人矣”。和方仲永的成长路径相似,搜狐初期的发展其实占据天时地利人和。

1995年,学霸张朝阳在麻省理工取得博士学位之后,看到了雅虎的如日中天,于是决定回国创业,创办了一家名叫爱特信的门户网站,提供搜索服务,这便是搜狐的前身。

三年之后,张朝阳把它正式改名为“搜狐”。彼时国内互联网江湖还处于一片刀耕火种的时代,新浪、腾讯、阿里巴巴还在摇篮当中。在这个节点,正儿八经的搞出了国内第一家国内门户网站,无疑是抢占和先机。

其次,搜狐一度有”互联网黄埔军校“之称,大量人才的进入,为搜狐的崛起提供了坚强的后盾。

比如,“优酷之父”古永锵原本是打算投资搜狐的,没想到最后却是答应了张朝阳的邀请,在1999年出任了搜狐CFO。搜狐那几年的融资和后续的上市都有古永锵不少功劳。

2000年,李善友出任了搜狐力资源部总监职务,后续又担任了搜狐总编辑、搜狐总编辑、高级副总裁等职位。在离开搜狐之后,则是创立了国内第一家视频分享网站---酷6网。

和上述两位有相似经历的,还有带领爱奇艺走向巅峰的龚宇。那年花开正圆,龚宇于2003年加入搜狐,先后任职了副总裁、高级副总裁、首席运营官等职位。

除了上述几位风云人物之外,欢聚时代的李学凌,马蜂窝的陈罡和吕刚都曾在搜狐任职过。

总之,在发展前期,拥有众多优势的搜狐那可真是夜空中最亮的星。

2000年7月,成立两年后,搜狐就在纳斯达克上市。按现在的话来说,那就是门户网站中的“拼多多”了;2002年第3季度,搜狐成为国内互联网第一家盈利的企业;往后的几年时间里,搜狐乘胜追击,相继做出了搜狗输入法、搜狐浏览器、搜狐畅游、搜狐视频等新作品。尤其是在2009年时没搜狐的畅游在纳斯达克上市,更是把搜狐推向了另外一个巅峰。

但“仲永”的故事也告诉我们,先天优势固然重要,但后天的学习和进步更是不可或缺的。然而,到达巅峰的搜狐就像一个高速运转的马达,自己悄咪咪的放慢了速度。最明显的,是创始人一下子多了很多爱好,爬山跑步,风花雪月,即便是在瑜伽场中,都能看见麻省博士的身影。

而搜狐本身的发展,没有了创始人这主心骨坐镇,显然是有点吃力的。

以视频业务为例,当年搜狐靠拥有众多美剧版权和自制剧《屌丝男士》的火热,收割了一批核心用户。

有资料显示,截止2010年9月,搜狐视频的独播剧15天播放量就已经超过了2亿。但也是再2010年之后,优酷、腾讯、爱奇艺版权意识不断加强,各家都在积极搞资源,同时向会员、泛娱乐方面进击。等到搜狐反应过来要跟进的时候,这三家早已形成牢不可攻的三足鼎立格局。

再到搜狐的曾经引以为傲的游戏业务上,畅游旗下最得意的《天龙八部》也不免受到后起之秀《王者荣耀》、《绝地求生》、《阴阳师》的冲击。

目前来看,搜狐的几架马车当中,也只有搜狗输入法和搜索业务是一直在进步的。

走向何方?

当然,面对以上困境,搜狐也没有一蹶不振。

比如,创始人如今工作时长也达十几个小时,睡觉不超过4个小时。而搜狐自己,也寻找到了新的切入口,推出一个类微博产品狐友,押宝社交赛道。发布当天,还请来了明星柳岩助阵。

实际上,早在2000年只是,搜狐就已经斥资3000万美元收购了国内较早的社交平台ChinaRen。后续在微博时代,也曾推出过搜狐微博等社交产品。奈何都收效甚微。这一次又推出了狐友,足以见得搜狐要做“社交”的野心一直都在燃烧着。就像张朝阳所说,搜狐新闻、搜狐视频是搜狐的现在,狐友是搜狐的未来。

尽管狐友来势汹汹,但回归到现实而言,却也面临着诸多困难。

当下,微信就是社交场的王,前有来往、饭否、米聊,后有子弹短信、飞聊、马桶MT、多闪等都很难从中撕开一道口子。这些挑战者当中,大多数母体都拥有一些流量巨大的入口,比如多闪有今日头条和抖音,能够从这些平台中进行导流。而这些,是狐友还没有具备的。

但纵观历史长河,大起大落后,重新回归宇宙中心得例子多的去了。

搜狐还会继续平淡?也许,我们应该多给它一些时间。

链 接 一

搜狐的今天,会是
BAT的明天吗?

作者:杆叔

来源:杠杆财富

小20年前,当我还是少年时。我觉得新浪、搜狐就是互联网的天。

我那是隐约知道美国有雅虎,但我觉得不代表他能在中国胜利。

雅虎确实没有在中国成功过,在世界现在他也不知所踪,新浪搜狐的时代也过去了。

可以说,搜狐陪伴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。但今天,谁能拯救搜狐,成了中国互联网的话题。

继8月6日暴跌26。84%后,7日搜狐股价跌幅收窄至1。57%,两日累计下跌28。41%,总市值一度仅3。45亿美元。

形势似乎有好转。美东时间周三8月7日,搜狐股价逆市反弹,收盘大涨逾12%,最高涨幅达15.91%,领跑中概股。

但股价也只有9。87美元,市值略有恢复,3。87亿美元。

这和腾讯、阿里数千亿美元级的市值,差距简直是无法形容。和京东、小米、百度、美团数百亿美元的市值比起来,也是遥不可及。

3年前,张朝阳说用3年时间让搜狐回到互联网的中心。时间飞逝,搜狐3年来股价曾提升过,然后一泻千里不可收拾。

看着搜狐的今天,再看看百度,想想腾讯阿里的未来,有种莫名的伤感。

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。

1

搜狐:风口上不起飞,注定了失败

拥有摇滚明星一样气质的张朝阳,无法拯救自己。

正如朋克被土摇、民谣嘲笑很土,在互相的鄙视中,买单的市场才决定各自风格的命运。

市场也让搜狐知道了自己日子难过。日前,搜狐公布了2019年二季报。

财报显示,搜狐第二季度总收入4.75亿美元,同比下降2%,较上一季度增长10%。这个营收,略低于市场预期的4.82亿美元。

亏损5290万美元,去年同期亏损4800万美元。说起来,同比减亏22%。

张朝阳在8月6日的沟通会上表示,搜狐这个季度其实不错,4.75亿美元营收在上季度公司预料当中。广告收入会稍微少一些,主要是畅游早年收购的晶茂进行清算,导致亏损1700万美元,带来了集团1100万美元的负贡献。

具体来说:

品牌广告收入为4400万美元,较上一季度增长2%。
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.76亿美元,较2018年同期增长2%,较上一季度增长18%。
在线游戏收入为1.02亿美元,较2018年同期增长8%,较上一季度增长3%。
搜狐媒体与搜狐视频第二季度亏损6800万美元,较2018年同期减亏15%。

“搜狐要用三年的时间重回互联网中心”,3年前的豪言壮语,无法实现。剩下的是股价和机构的不看好。

16年前,鼎盛的搜狐,成为我国互联网行业首家实现全面盈利的公司。

如果说搜狐今天股价变成十八线互联网公司,直接原因是二季度表现不好,谁又想过一路走来为什么成了十八线?

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搜狐8年前股价也曾经到过100美元左右。一步步走到今天,其实很简单,错失一个个风口。

比如游戏。杠杆游戏不是资深游戏玩家,我游戏界朋友说,一开始搜狐就是网游界的开拓者。一开始完全不比腾讯、网易差,但今天呢?

畅游也是牛过的。

搜狐二季度在线游戏收入为1.02亿美元,同比有所微增,其实与前年基本持平。

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搜狐完全没有跟上。腾讯靠游戏,支撑起了几千亿美元市值的帝国,网易也有数百亿美元。

还如视频,《屌丝男士》很多杆友都粉过吧,搜狐自制剧曾经引领过时代,但在视频版权竞争、综艺制作、体育直播各方面全面没有跟上时代。

搜索、社交、电商,搜狐都做过,但没有一样成气候。

所有风口都赶上,但最后都错失,失败成为必然。

搜狐预期2019三季度媒体和视频亏损将进一步大幅收窄,集团亏损将降至2200万至3200万美元之间。

扭亏要到什么时候?市场还会给搜狐多少时间?

2

同伴:百度也掉队了,腾讯阿里会怎样?

在所有互联网企业中,杠杆游戏除了感叹搜狐的落寞。更遗憾的是,百度走上赚easy money的路而无法自拔。

不久前的那瓶水,不知道能浇醒其否?

2年前,Robin,乘坐无人驾驶试验汽车上北京五环,并做了连线。那一次,他借此,努力把百度从“无底线广告公司”,拉回进取的技术企业行列。

那天,看上去很成功。

但正如我们看到的,此后的两年,百度科技的领军者一个个离开。

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、前首席运营官陆奇先后离职。2019年惨淡的一季报,上市10多年首次季度亏损。面对压力,百度搜索的当家人向海龙,也以离职收场。

技术本应该是百度的信仰,但这家公司却垃圾广告的路上无法自拔。做了很多尝试,没有一次成功,都是半途而废。

BAT已成往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腾讯、阿里都巩固了自己的优势,并投资了大量矩阵。

百度就是被赚钱太容易给害了。这样的迷失,即便饱受过多轮批评,依旧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改变。现在,这家公司必须为怎么赚钱而烦恼。大概是好事。

不过,搜狐为此烦恼过多年了,最终一步步败退,越来越低的市值。

百度体量起码还更大,技术实力还在。

我一直说,百度可能是幸运的,赶上了AI(人工智能)热潮;百度是幸运的,汽车智能化、无人驾驶化也是方向;百度是幸运的,Robin和他的朋友们基本都是码农出身;百度是幸运的,还有人浇水提醒他……

每家巨头其实都有自己的危机和竞争对手。

当腾讯QQ弹窗占领了很多人的电脑,资讯领域,腾讯占据了巨大优势。谁知道一个叫头条的产品诞生了,让腾讯和所有门户资讯公司都头疼。

干趴下了他们,头条还要去抢百度的搜索……

阿里在5G时代到来前,接连遇到过京东、拼多多两个对手。未来呢?

小米等手机科技企业的压力,主要就是行业天花板,和技术迭代导致的淘汰。客观来说,阿里潜在的问题差不多。5G时代,毫无疑问是个契机。

所以全世界主要国家,特别是中美日韩等,都在争夺这个未来。

很大一个问题是,人类的经济发展和需求,是有规律的。阿里目前主要市场是中国。,要像美国互联网企业一样走向世界不容易。

而我国恰恰面临流量和需求天花板越来越近。过早开发出了潜力,未来谁知道。

有竞争,有天花板,谁都不能安稳睡觉。

3

时代:滚滚向前,不会可怜任何人

回到文初杠杆游戏感叹的,小20年前,少年的我觉得搜狐是神。

我们都以为这就是未来。但没有人能真的预测未来。

今天的腾讯、阿里如日中天,但谁都有自己的瓶颈和压力。盛大、百度一次次挑战了搜狐、新浪。

我们慢慢知道,这个世界除了门户,网游可能是年轻人需要的,搜索是全人类需要的。

再接着腾讯、阿里成为巨头,京东、美团、今日头条崛起,我们才知道移动互联网对这个世界的改变几乎是颠覆。虽然说“颠覆”二字的人,几乎都是骗子。

骗子才能赢下这个世界。

衣食住行玩,每一样人需要的东西,互联网巨头都可以提供或者链接。新贵互相征战,抢夺地盘。

当全世界都以为京东干不过阿里,阿里电商帝国再无挑战者之时,一个叫拼多多专门收割十八线青年的公司崛起了。

那些蔑视、批评在崛起面前,一文不值。没有谁还能忽视他的存在和市场意义。

很遗憾,杠杆游戏从来没在互联网打过工。据说互联网企业考核都是残酷的,甚至有的到了残忍的地步。

搜狐上市后,听说张朝阳是个老好人。企业的进取心、积极性、战斗力,必然下降。

在新的猛兽面前,除了不堪一击,还能有什么?除了落花流水,不会有其他,头条让腾讯、新浪、网易、搜狐,都知道了其兴趣阅读、大数据的厉害。

当你想要奋起追赶时,头条又开始进军搜索,抢夺百度的市场。

没有谁可以立于不败之地。

互联网没有眼泪,正如房地产行业土地储备再多、地价再便宜、执行力再强也没用,一个限贷就可以搞死你。

能断臂求生就算不错了。

搜狐们没有臂可以断,因为你的一切过去优势,可能很快就不被市场需要,变得一文不值。

跟随人性、跟随技术潮流,是互联网企业必须时刻研究和追求的。

链 接 二

离开互联网大厂的
年轻人都去了哪儿?

作者:钟 黛、何书瑶

来源:DT财经

在签完所有的离职手续后,Celine离开了公司。

这是Celine在腾讯的第5年。从入职的那天起,这份工作几乎满足了她对于“完美工作”的所有定义。“大平台、高起点、匹配一线城市房价的高收入……”,Celine毫不吝啬对老东家的赞美。

但随着互联网黄金期的过去,无限的产品疯抢着用户有限的时间,大厂人的日子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从容不迫。“现在腾讯内部有很多产品的生命周期很短,短到连员工都没听说过。”产品不成功,组织架构就可能调整。调整的结果或调岗或离职——“哪怕是刚刚入职的新人”,Celine告诉DT财经(公众号ID:DTcaijing)。

最终,Celine选择了离开。

大背景下,不少互联网人在这波洪流里做出了同样的选择。受经济形势的影响,整体招聘形势大幅收紧。领英数据显示,“金九银十”招聘旺季的新增职位数量同比2017年减少33%。

脉脉数据显示,在全行业中,IT互联网行业是唯一人才差额为负(流出人数>流入人数)的行业。

这些选择离职的“厂工”都从哪来,最终去了哪?

1

哪些互联网人才流失最严重?

2018年最多的职场新闻莫过于裁员。2018年9月末,京东财报显示,公司在第三季度流失超过800万年活跃用户。随之而来的就是京东裁员的传闻。

从2018年9月开始,腾讯启动重大组织架构调整,从中层开始动手。2018年年底的员工大会上,马化腾再次表示,在干部提升方面会拿出20%的名额优先倾斜更年轻的干部……

这一系列操作不仅对相应部门的员工产生了影响,也给别的公司人敲响了警钟——没有绝对安全的工作,只有在合适的时候主动离职、谈一份还不错的收入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于是,务实的互联网人开始了一场跳槽大戏。而这场大戏的主角,莫过于百度。

虽然2018年百度营收首次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,但这份好成绩来得有些晚。最高管理层的人才缺失,似乎让“狼厂人”对公司失去了耐心和信心。陆奇的离开,更是直接拉开了百度人才流失的序幕。

脉脉研究院的报告也证实了百度的窘境——2018年,百度是中国17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Top 1人才来源。

▲上下滑动查看更多互联网企业人才流动情况

有人主动离开,也有人被动求职。除了架构调整的百度,网易结构优化带来的裁员潮,也为互联网人才市场提供了来源。

2018年,《财经》援引一位网易员工的爆料称,网易严选裁员比例在30%-40%左右;网易味央裁员比例接近50%;教育产品部则计划从300人裁至200人以下;公关部裁员40%左右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另一种情况可能增加人才市场的拥挤程度——战役失利。2017,为了和饿了么抢夺O2O市场,美团不断地吸收着人才。随着阿里系形成了饿了么+口碑+盒马鲜生+淘票票+飞猪同盟,美团系不甘示弱地组成了一条由美团外卖+美团点评+掌鱼生鲜+猫眼电影(已经微影合并)+美团旅行组成的战线。

对于竞争结果双方各持己见,但数据明白地告诉着旁观者——美团点评员工跳槽首选阿里巴巴,饿了么最大的“人才补给站”也正是美团点评。看得出来,公司的子弹打得差不多了,士兵也就该走了。

主动离开、被动离职、战役失利,公司一系列的举措和实际情况,让转会市场上的“X厂前员工”越来越多。那些本以为趁着互联网高速发展期多吃苦,达成连升N级,薪水翻N番目标的年轻人(甚至是公司中层),也开始打包行李,寻找着市场上更具性价比的offer……

2

他们都去了哪儿?

从前,对于互联网第一梯队公司的员工来说,跳槽通常都处于一个BAT组成的闭环里。百度和腾讯的员工集中流向阿里巴巴的同时,阿里的员工首选跳往饿了么、蚂蚁金服、优酷等阿里系公司。

但现在这个闭环正在打开,因为市场上出现了新的鲶鱼——字节跳动。

2018年字节跳动上位势头凶猛,是全年人才流入量最多的企业。年初,高歌猛进的抖音让用户如潮水般涌入了张一鸣的软件工厂。据报道,字节跳动的人员架构与传统的互联网企业不同。总共四万员工中约半数都是在从事广告销售或内容审核工作,一部分从事算法相关,约5000名员工为软件工程师。

这家以个性化推荐算法为推动力的技术公司,实际上是个劳动密集型企业。在2017年完成了既定的150亿销售业绩后,2018年张一鸣给公司定下了500亿的目标。因此,字节跳动HR要做的就是招人、招人和继续招人(今年,字节跳动的营收目标提到了1000亿,招人也仍在继续)。

与站在时代风口的字节跳动大肆招人的做法不同,“落寞贵族”百度的招聘更加“小而美”——吸引专项人才,提前布局未来。

“百度在AI上的实力是全方位的,在百度能得到很多的学习机会”,Navy对DT财经表示。2018年底,主攻智能硬件开发的Navy跳槽到百度AI部门,他看中的正是百度all in AI的提前准备。

百度云AI商用业务负责人李硕也曾表示,百度正从研究机构聘请专家,并通过自身优势来培养AI人才,提前布局未来的AI产业。

回过头来看,公司不断增加的业绩压力是扩招的动力,字节跳动就是最好的证明。这个做法并不新鲜,因为2017年的“转会标王”美团也做了同样的事。在公司现状不佳的情况下,百度等公司提前布局未来,都想把AI这个故事讲好。

但当互联网大环境总体遇冷的情况下,互联网人还要不要继续留在互联网公司,就要打上一个问号了。

3

目标:离开互联网

2018年,在腾讯工作了5年的Celine离开了鹅厂。她趁着互联网金融余温未散,去了一家大型银行。在腾讯的工作经验以及当时传统金融行业对互联网的兴趣,让Celine在转行过程中有了议价权。如今她正负责公司旗下一个互联网方向的创新孵化项目,丰富的经验也正在帮助公司顺利地推进项目。

从互联网跳槽到金融行业,Celine并不是唯一的一个。从数据的角度来看,2017年,各大银行纷纷布局互联网金融业务,大量吸收了来自百度、携程、美团点评等公司的技术和营销人才。

不过,由于各传统行业掀起的“互联网+”热潮正在退烧,2018年互联网行业与金融业、电信、房地产等传统行业间的人才流动性明显减弱。如今,不管是银行招人,还是银行人才择业,都呈现出在金融圈内流动的特点。互联网人再要想改行,难度要比之前大许多。

于是,和互联网暧昧许久的通信电子领域,就成了互联网公司人们的第一选择。

2018年通信电子与互联网行业间的人才流动较往年更为密切。尤其是华为,人才来源与去向Top3均被BAT承包,俨然成为“半个互联网”公司。

作家海明威曾在《流动的盛宴》里写下一句经典的“假如你曾去过巴黎,这辈子巴黎都会在你左右。”但在20世纪80年代,许多冲着这句话千辛万苦赶赴巴黎的日本人,却因为巴黎和想象中的模样大相径庭,最终患上了“巴黎综合征”——一种由于预想和现实间巨大差异而引发的心理疾病。

中国的互联网也是如此。但在这里,我们不管它叫巴黎,我们叫它“围城”。故事情节还是那样,有的人想进去,有的人要逃离。

但无论如何,真实的情况只有互联网公司人们自己知道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江苏快三官网 北京赛车pk10APP 皇家 江苏快三 北京赛车pk10app 北京赛车pk10APP机器人 北京赛车pk10APP 优优彩票网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 江苏快三平台 235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