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吃紧”的首富
2019-08-15 15:39:3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来源: 吴晓波频道  原创: 巴九灵

谁也不能一锤定音,这个过程将往复不尽。

——毛姆《月亮与六便士》

文 / 巴九灵(微信公众号:吴晓波频道)

1

2015年11月10日,一家名为“无界”的媒体因一篇《卓达新材百亿融资术:30%高息吸引40万人》报道,遭到60多名壮汉上门围堵、吵闹,12小时后警察清场,这群“河北卓达”的人统一坐大巴撤退。

2019年5月18日,当杨卓舒和儿子杨汗青肩并肩走进石家庄公安局裕华分局时,不知还记不记得,3年半前回应“无界”报道的那番话:

“不就是100亿吗,只要我杨某人在,1000亿也是小不点的钱。”

媒体记者出身的他,通过经营房地产业蝉联2001—2003年间河北首富,记者和商人身份,都教会他如何用豪言壮语给人信心。

“卓达新材已收获逾2万亿元订单”“卓达新材集团将实现产能20亿建筑平米,市场销售总额7万亿”“公司估值超过2700亿,资产负债率很低,完全可以覆盖债务”……

从2014年开始,他利用“卓达新材理财项目”接受公众投资,这个万亿级的项目,投资额只要5万元起,年化收益率最低为28%;投资500万以上,收益率则飙升至年化34%;如果项目成功上市,还能获得相应股权……

即使是现在最挣钱的信托,年化收益率也只有8%,28%-34%的回报率若是真,投资者怕是做梦都会笑醒。

那些相信了卓达的投资者也是这么想,何况杨卓舒当过首富,名头那么响,房子那么多,还怕他会骗人吗。

2

2018年开始,全国房地产政策收紧,房地产商溯洄从之,资金难以回流,债务危机终于爆发。

2018年浙江女首富周晓光的新光股份也爆雷了。周晓光出身贫苦,幼时跟着母亲沿街做“鸡毛换糖”的小生意。上世纪90年代,她从义乌小商品市场卖首饰发迹,10多年前进入房地产行业,打造了当地地标性建筑义乌世贸中心、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等项目,励志故事还被改编为电视剧《鸡毛飞上天》。

2016年,公司成功借壳上市。随后,她便走上了疯狂发债的道路。

根据债券受托管理人、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的统计数据,截至2019年3月22日,新光集团及其合并范围内子公司未能清偿的金融机构债务余额超过122亿元,未能清偿到期债券的余额103.1亿元,两者合计225亿元。

2018年初,新光圆成股价最高时为14.98元/股,截至2019年8月9日,这一数字为1.08元/股,且戴上了“ST”的帽子。

高负债率,在房地产行业犹如水和空气,平常又致命。

一年时间从天朗气清,到“难以呼吸”的还有2018年刚荣登宁波首富的熊续强。跟杨卓舒几乎同时,比周晓光早10年掘金地产的他,是宁波当地数一数二的地产商。

通过股权交易,他名下实控3家上市公司,分别为ST银亿、ST河化和康强电子。从被胡润百富榜(大中华区)评为宁波首富,到2019年6月银亿集团及其旗下上市公司ST银亿申请破产重整,熊续强只用了247天。

不过,从房地产转型到“房地产+高端制造”双轮驱动,熊续强已经做了3年。2016年,他带领银亿集团收购了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——美国的ARC、日本的艾礼富和比利时的邦奇。

超100亿的收购花费,来源于熊续强举债和股权质押,只是没想到,一顿操作猛如虎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

在今年5月股东大会上,熊续强公开承认,资金流动性困境症结主要有三:一年以来股市大环境跌跌不休、低估金融去杠杆力度、高估自身对资管新规的适应能力。

再加上,2018年公司汽车零部件营收下降36.54%,房产销售营收下降21.81%,楼市车市双双遇冷,直接导致2018年ST银亿净利润亏损5.73亿元,市值也从最高时的400亿下跌至如今的64亿。

3

2018年,中国汽车销量28年头一次下滑2.8%的事实并没能造成太大的心理冲击。相反,因为新能源汽车的新锐姿势,以及各路大佬对造车持续上涨的热情,汽车行业迎来一次次的高光时刻。

除“互联网帮”的蔚来、小鹏、威马等造车新势力外,“房地产帮”的恒大、华夏幸福、碧桂园、龙湖地产等近年也纷纷布局汽车行业。

“煤老板”山西首富姚巨货(已故)家族,更是凭借氢能源汽车概念,股价一飞冲天。

2006年美锦能源借壳上市后,姚巨货家族成为“山西首富”,在今年发布的《新财富500富人榜》上,姚俊良(姚巨货儿子)家族以102.3亿元身家仍端坐山西首富宝座。

“靠煤吃饭”总是被动,于是美锦能源的第二、三代谋划着转型。留学归来的姚家第三代姚锦龙认为,公司炼焦过程中焦炉煤气会产生50%以上氢气,低成本制氢的优势,让氢能源汽车有望成为美锦能源和山西的下一个历史新机遇。

2017年,美锦能源收购佛山市飞驰汽车51.2%的股权,后者氢燃料电池汽车生产能力为 5,000辆/年,技术较为稳定,产品出口海外。

随着氢能源汽车逐渐成为中央和地方力推的汽车技术路线之一,姚家讲的故事旋即得到市场追捧。2019年初妖风乍起,美锦能源股价从3.23元/股一度暴涨至最高21.54元/股。

然而,氢能源汽车终究是一个远水解不了近渴但又极度烧钱的长远规划。2019年美锦能源先后启动青岛氢能小镇、嘉兴氢能汽车产业园两个百亿级投资项目,而截至2018年末,其账上货币资金为12亿,钱已经不够用了!

2019年6月,美锦能源董事长姚俊良先后2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离“老赖”仅一步之遥。(至此,靠煤炭发家的姚家,钢铁造就的海鑫集团李兆会,以及互联网弄潮儿贾跃亭,3位“山西首富级”人物都显沦落……

如果说美锦能源改行做汽车有炒作之嫌,那“重庆首富”尹明善现今的困局,则足以警告新入局者:汽车,从来不简单。

对于现年81岁的尹明善而言,2019年重庆的燥热夏日更像寒风刺骨的冬天。他年少因“资本主义倾向”劳改20余年,54岁决定创办力帆,从此威震四方。

“摩托力帆鲨,都市千里马”—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力帆摩托车曾是一张拉风的重庆名片。1999年,浙江的李书福喊出“汽车就是四个轮子加两个沙发”,决心从造摩托转型造汽车。5年后,尹明善收购当地汽车制造厂,并改名为重庆力帆汽车北京赛车,也正式宣布进军汽车界。

20余年弹指一挥间,吉利向左,成为国产自主品牌代表;力帆向右,品牌难以支撑,眼看就要沦为代工。

2016年,2395辆力帆新能源车因不符合新能源汽车申报条件,涉嫌骗补1.14亿元,给力帆以沉重一击,此后收入与利润连年下滑。

今年7月26日,力帆股份发布公告,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因合同纠纷被起诉,涉案金额超过14亿元,加上“经销商退网”“股份被冻结”等终端市场、资本市场等失利,力帆股份走到退市边缘。

4

在2019年过半的当下,我们总结诸位首富的至暗时刻,如果用“首富魔咒”的宿命论来解释,那是逗你玩。

如果应用结果倒推的“事后诸葛法”,又不难得出一堆“正确的废话”,诸如:宏观环境不好,楼市股市低迷,首富好大喜功、盲目扩张、心存侥幸……

然而,这样的结论又过于简单。试问,既能做到一城首富,宏观大势又岂非不知,个人心魔又岂会无防?

相反,正是精准抓住了时代红利,将个人才智发挥到极致,才造就了这一个个首富神话。

在我们分析上述5位首富的失败原因前,不妨再花少许时间,略为了解下同样在2019年陷入困境的另外3位首富:河南首富朱文臣、云南首富赵兴龙、青海首富肖永明。

2012、2013年,朱文臣连续两年以76亿和80亿财富在胡润富豪榜上位列河南首富,其手上的上市公司辅仁药业为河南龙头药企,宋河酒业则是当地名酒,现今却双双陷入财务造假、欠薪停工中。

因“赌石”发家的赵兴龙,曾经两度问鼎云南首富。在2017年被认为与“赌神”徐翔暗度陈仓后,东方金钰股价一路下跌,加上玉石市场不稳定,截至目前公司负债率高达90%,7月29日,东方金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合并破产重整。

2018年,“钾肥大王”肖永明家族以210亿元财富摘得青海首富。仅过数月,肖永明家族就被爆出债务高达221亿元人民币,一年内到期债务达90亿元人民币。2019年6月20日,证监会决定对肖永明旗下的藏格控股进行立案调查。

5

失败是一个过程,而不仅仅是一个结果。

分析上述10位地区首富的兴衰,我们发现他们之间或多或少的共性:

其一,发家在房地产、能源、矿石、原料药、钾肥等资本、资源密集型产业。在市场经济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,房地产商要拿地、煤老板要有矿、钾肥大王要吃下格尔木市盐湖的原料矿,强大的官商人脉,在一开始常常比企业经营之术更为关键。

在当地政企舞台上,他们是耀眼的经济支柱、纳税大户,是各级政府的座上宾。

然而,作为区域性首富,他们的政企关系辐射范围往往限于当地,他们的业务地域限制明显,加上主业受政策、宏观波动影响大,成功模式并没能在全国其他地区进行复制。

这一点,与王健林、许家印等全国性首富又有区分,王、许既能突破地域桎梏,囊括四海并吞八荒,某种程度上已经证明自身的“成功可复制力”。

“在一个政府掌握了大量的生产资料和政策能力的国度,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和周期,都跟国家政策有着重大关系。”在分析了200家企业败局后,吴老师曾阐述企业生死攸关的“周期”和政企关系。

其二,通过企业上市,他们获得首富之名,资本市场带来的好处当然还包括为扩张、转型进行弹药补给。

为了补上资金缺口,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、股权质押率高企、疯狂发债、财务造假……

在产业升级和金融监管两座大山前,他们江郎才尽、黔驴技穷。

就宏观环境而言,2019年其实并不缺钱,君不见市场利率屡创新低。从首富到“首负”,表面看是没钱,实质乃失了人心。

总想另外再搞个大的,却忽略了那些最重要的小事。

没有围绕主业、尊重市场去浇灌一点一滴。一棵棵看似粗壮的参天大树,却经不起半点风雨与移栽。力帆汽车的质量投诉多年居高不下、手握药业和酒业两大民生业务的辅仁集团竟长期奉行“还债为主,生产经营为辅”纲领、东方金钰赵兴龙长期痴迷“赌石”,债务重压下仍大量购买原石,只求再现往昔“空手套白狼”的翻盘奇局……

“我们缺少对简单普世的商业逻辑的尊重,缺少对公平透明的游戏规则的遵守,缺少对符合人性的商业道德的敬畏。”吴老师说。

当“输血还债”荒唐地成了生存第一定律,一个盖子得去盖七个坛子,又何来尊重和敬畏?这些老一代的首富幼年贫苦,凭借一身青春,在火热的上世纪90年代,到中流击水,混出天地。然而,个人的发展轨迹,从来不是由某一个重大抉择而决定,命运总是藏在下一个抉择里。

如今各行各业,全国性、全民性竞争业已来临,年轻的挑战者高举着火炬,叫嚣着要颠覆一切可以颠覆的行业,取代一切可以被取代的首富。

旧的周期和模式已经终结,新的世界仿佛就在眼前。

复盘这些“明日黄花”,是否还有必要?

“秦人不暇自哀,而后人哀之;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。”

“历史感”已然是现实奋斗者最缺乏的品质之一。我们疏远了大于生命的时间和人,只关注自己意气风发的时刻,却忽略了企业家都是失败综合症患者。只有研究失败,才能抵达成功。

参考资料

1.《河南“首富”朱文臣十年资本人生:一出辅仁与宋河倒手游戏》,棱镜,拇指医药。

2。《河北前首富投案前的1000天》,凤凰网房产,周翔宇

3。《重庆首富的至暗时刻:车卖不动了,被追债14亿》,NBD汽车,段思瑶

4。《东方不败”破产重整?幕后“云南首富”早已开始建设“逃生舱》,野马财经,郝美平

5.《宁波300亿首富“熊续强”宣告破产》中国基金报 泰勒

6.《山西首富家也没余粮了》,华商韬略,杨凯

7.《还记得开直升机回家的青海首富吗?如今陷入债务泥潭并遭立案调查》,野马财经,武占国

8.《浙江女首富欠200多亿:从“鸡毛飞上天”到“一地鸡毛”》,成都商报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极速快三计划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 幸运快三计划APP 北京赛车pk10计划app 北京赛车官方App 北京赛车pk10APP 吉林快3 极速快三计划 贵州快3走势 北京赛车pk10APP注册平台